对门刘大爷

夜樱&误入的妹子

学校的樱花🌸懒癌晚期的我现在才开始拍

本石曰:

白哈巴的日出很晚,九点半,太阳方从雪山背后露脸。不那么柔和的光线照耀着整个村庄,跟村子里刚刚开始冒出的袅袅炊烟和已经开始落叶的金色白桦树一起,简直是阿勒泰地区的身份证照片。

前几天刚下过雪,地面残留着被踩实的雪。

白哈巴被称为西北第一村,村庄四面环山。每家每户带一个大院,院里养一些牛羊家畜。老屋都是木结构,上了年纪的木头褪了色,却有一股陈旧的气息。

百科上说这里是图瓦族的村庄,事实上我们遇到的都是哈萨克族人。他们热情好客,善良友好。早晨日出过后,沿着村庄道路慢慢走回客栈,沿途路过的没睡醒的牛,起床在院子里劈柴的老农。

忙碌地开始准备一天生计的满面通红的哈萨克族妇人,她们看起来健壮开朗,面对镜头会略显羞涩得低头,生怕自己拍得不够好看。我们住的客栈老板叫菠鳓嗣。他的妻子喜欢从厨房窗口探出头,时时张望着我们。在我们离开的那天,哈哈给她拍了张照片。

我喜欢这样原生态的村庄,每一个角落都透着股人情味。远处的山坡上一片白桦树林,我们在半山腰的雪山下吃了午饭。

山下有一条河谷,阳光被参天的大树遮盖,水声潺潺流向远方。遍地是一些断了的树桩。树根从地表露出,张扬五爪地向四面八方延伸。尹小姐是路上遇见的伙伴,来自重庆。那天她穿了一条红裙子,在这样一片奇幻风格的森林里,就像一个女王。我们在这里给她拍了一整套写真。

阿勒泰地区的天气变换无穷,天气预报是做不的数的。下午下了雨,片刻后一道彩虹破云而出。村庄被晕染上一片金色的色彩。

片刻后天晴了,正值日落时分,村子里开始弥漫起一股烤羊肉的香味。五块钱一串,三肉两油。烤肉摊老板的脸被灯光映衬得红扑扑的,像一幅古典主义油画。

十一步:

【天地玄黄】

真理的路上,为毛总是羊满为患------

Tim Fan:

雷神之井 Thor's Well

从洛克阿德海峡 Loch Ard Gorge的另外一条岔道走大约400米就能到大洋路的另一个拍摄点霹雳洞 Thunder Cave。霹雳洞也是海浪和大风长期冲刷风蚀形成的。因为海沟狭窄,浪大时拍打岩壁发出雷鸣般的响声故而得名。拍完了十二门徒的日落,本计划晚上朝南拍摄星空,结果南面云层太厚,反而东面少云也刚巧赶上月亮升起,阴差阳错的拍下了这张片子。